专家:西方世界正陷入一种福利民粹主义的陷阱

文章正文
2019-12-24 23:54

人民网北京12月24日电  (记者 常红)2019年,全球化继续受到来自世界各国的民粹主义的严峻挑战。这一年发生的很多怪事,都被认为与民粹主义有关。在民粹主义的多点阻击之下,全球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。民粹与全球化,真的是水火不容吗?它们之间的磨合,将把人类社会带向何方?

近日,在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之“民粹与全球化:水火不容吗?”的分论坛上,专家学者认为,新一轮民粹主义基本的现象是反全球化,所谓民粹主义有三个比较明显的特征:反建制、反精英和极端化。任何一个理性的声音,都很难阻止民粹情绪的发生。西方正陷入一种福利民粹主义的陷阱,当下的法国、拉丁美洲国家似乎看不到摆脱福利+民粹主义所带来的困境的希望。

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曹锦清谈到“民粹”概念时表示,如何理解近几年被西方国家定义的民粹主义思潮和运动?他认为,应该把西方所谓的民粹主义现象,都放到40年来的全球化过程当中去理解。

“东西这两大板块发生了巨大的变动,就是‘东升西降’,这个现象传导到整个西方引起的各种骚动。” 曹锦清表示,对这些骚动的原因,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判断。他谈到100多年前一位美国学者写的一本书《变化中的中国人》,1911年出版,第五章谈到中国问题与中国的工业化,里面讲到“中国的工业化在构成西方的政治文化”。

曹锦清说,那么多勤劳的劳动力,那么廉价的劳动力,那么聪明的劳动力,一旦与西方的技术相结合,形成大量产品,那么整个欧洲发达国家的工人怎么办?曹锦清认为,这是理解两大板块的变动,引起西方的不适应,比如岗位损失、福利丧失等等,还有排外、贸易保护主义。至于是不是叫民粹,是另外一回事。

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萧功秦发言时说,眼下,西方正陷入一种福利民粹主义的陷阱。萧功秦解释,这个陷阱即由于公平或者福利主义的普及,广大民众获得了很多的社会福利,是福利利益的获得者。但是整个社会由于福利过分发展而影响了效率和效益。“如果一个政治家要获得效益和效率,就会触犯多数人的利益,因此得不到选票;一个政治家要得到选票则必须要迎合普通老百姓眼前的利益。”

萧功秦说,福利民粹主义最明显的表现于眼下的法国、拉丁美洲以及其他国家。而在目前的条件下,似乎看不到这些国家摆脱福利+民粹主义所带来的困境的希望。

复旦大学“一带一路”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认为,这一轮民粹主义与历史上的民粹主义很不同,这一轮民粹主义基本的现象是反全球化,是全球化的产物。

黄仁伟解释说,全球化在世界范围内重新分配财富,使大多数国家的中下层财富相对减少,总体财富世界上是增加了,但是中下层财富减少。由此产生巨大的不满,他们把不满归结为全球化,归结为建制派,因为建制派大多数站在全球化这边,归结于精英,精英理论上是支持全球化的。

黄仁伟说,所以你看到过去的民粹主义,如果20世纪中叶、20世纪初,都是一个国家孤立的民粹主义,而这一轮是全球化的,有极大的传染性。有传染性的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又得到了网络的支持,这个年代大家都是网民,在网络上变得流行的东西,很容易变成民粹主义。

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,眼下的民粹主义有三个方面的表现:不爽、不认、不服。近年来波澜壮阔的民粹主义主要来自于中产阶层。大家原先没有注意到中产阶层真的不高兴了。他们对社会现状不爽,导致他们不认,又导致了不服,最后导致对现有体制的攻击,比如法国的“黄马甲”乱局。

在张颐武看来,民粹主义的背后是“中产阶层不高兴”。他认为,互联网社会把中产阶层的不爽进行了放大了,其所表现出来的突然性、突发性、猛烈性都没有被预想到。比如委内瑞拉、玻利维亚都是左翼政权,他们也发现中产阶层不高兴。张颐武进一步分析说,中产阶层人数并不是最多,但现在很多中产阶层的不爽所产生的文化、经济效果都凸显出来了。“所以,中产阶层的不高兴之广、力度之大,是整个世界必须要面对的。”

中国一直在推行和支持的全球化,这是否会得到全球的支持?清华大学教授任剑涛说,中国的主张当然会得到更多的支持。实际情况可能分为两种:一个是中国国内情况发展赢得的持续性和连续性,会对海外发生影响。第二是,中国的国际战略与国际策略结合的程度,以及美国在退群与建群当中,我们对国际组织深入的认知,这也会有关系。

更多阅读:

香港之痛:应设立内地与香港政府和百姓沟通的桥梁

专家:中美之间需要有效地管控战略分歧

 

(责编:常红、杨牧)

文章评论